资讯详情

展开阅读全文
THUG商务号
研究员

从“黄马甲”到公转铁

11月至今的法国“黄马甲”(gilets jaunes)运动尚未完全平息法国开车族反对政府上调柴油税,是柴油保卫战。

中国卡车司机抵制公转铁,也是

“黄马甲”与柴油税

法国政府大幅上调柴油消费税率是“黄马甲”行动的导火索,也是行动延续至今不绝的重要原因。

以大众汽车尾气门为标志,柴油车在法国欧洲国家经历了从神化到妖魔化的转变。之前柴油车被认为清洁低碳,因此法国政府支持发展柴油车,对柴油消费征低税比如,2014年每升无铅汽油征收0.6069欧元的消费税,柴油消费税只有每升0.4284欧元柴油比汽油低约30%。

尾气门暴露出柴油车氮氧化物和颗粒物排放问题严重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政府开始打压柴油消费,减少柴油享受的税收优惠。

2017年5月马克龙(Emmanuel Macron)赢得法国总统大选。他更猛烈地打击柴油消费。2018年法国柴油消费税涨了 7.6 欧分/升,汽油税只涨了 3.9 欧分/升,柴油对汽油的税收优惠继续缩水

马克龙政府打算让柴油最终比汽油更贵,迫使车主改开汽油车甚至电动汽车。2019年柴油消费税将再上涨 6.5 欧分/升,而汽油税上调不到一半,仅 2.9 欧分/升到2020、2022年,法国柴油消费税将先后增至每升70.12和78.23欧分。同期汽油消费税率分别是每升73.05和77.80欧分。也就是说,到2022年,法国政府对柴油所征的消费税将高于汽油

不只是消费税法国车主还需要缴纳增值税和碳税。增值税率达20%,几乎所有商品都要交法国成品油碳税在2014年奥朗德任内引入,2017年为40欧元/2018年44.6欧元/。法国政府计划2019年将其提高到55欧元/吨。

“黄马甲”运动的起因是法国车主们反对政府大幅提高汽柴油消费税,由于马克龙政府只是推迟而没有取消增税计划,因此运动的祸根似野草,暂时被刈割并没有被拔除。

公转铁的压力,柴油车的顽强

为了打赢蓝天保卫战,中国政府在空气污染严重地区推进公转铁,尤以京津冀轰轰烈烈。不过,公转铁的困难不小,包括:铁路线路难以满足快速公转铁的需求;中铁总难服务好公转铁。

1.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货运铁路线不足

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的铁路网有两大问题:第一,纵向(南北向)线路较多,横向(东西向)线路较少,导致沿海货物难以运到内地,反过来也不易。比如,华北地区的汽运煤问题被认为是北京等地空气污染严重的重要原因,然而要解决这个问题却不容易。一个重要障碍是把“三西”(陕西、山西、内蒙古西部)生产的煤炭运到海边,可以选择的铁路线不多,只有大秦(山西大同至河北秦皇岛)、蒙冀(内蒙古鄂尔多斯至河北唐山曹妃港)、朔黄(山西朔州至河北黄骅港)三条铁路运煤能力不足,导致市场对汽运煤有很强的需求。除了运煤线路外,钢铁等大宗商品运输也面临同样问题。比如,河北邯郸武安市是重要钢铁生产基地,当地钢铁企业有10多家,原料、产品的运输量非常大。不论是产品销售,还是原料采购,铁路都不能满足目前武安钢铁厂的需求。比如,钢铁厂的外矿大部分都经过天津、山东,由于东西走向的铁路线不发达,武安的钢铁企业严重依赖用卡车运入铁矿石

第二,客运线路发展快,挤压货运线路发展空间。近些年中国高铁发展很快,高铁线是客运专线,铁路投资主要用于建设只能运人、不能运货的高铁,造成铁路货运能力不足,只能依靠公路运输。截至2016年底,我国已修建2.2万公里高铁,每公里建设成本是普通铁路的2-3倍,至少相当于少建了4万公里普通铁路,由此导致铁路货运能力难以满足国民经济发展的要求。另外,中铁总需要用货运盈利来补高铁运营的亏损,导致货运收费偏高,对货主的吸引力下降。

2.中铁总难以满足市场化程度很高的货运需求

公路运输不仅更容易提供门到门的服务,而且量大量小都可以运。铁路则不同,因编组的需要,铁路要求积攒够一小列(3,500吨左右)或一大列(8,400吨左右)才可以发一趟车。铁路对量的要求高,还意味着客户会有大量资金被占用。此外,铁路还有低效、难以进入的问题。

在中国,柴油主要用于交通运输,重卡耗油在柴油消费中占大头,公转铁面临的现实困难意味着未来我国交通运输业对柴油的需求仍将比较旺盛。

柴油研报
免责声明:本文非百联大宗原创,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